blank

碳信托协助企业设定科学碳目标案例:嘉士伯集团

嘉士伯集团(Carlsberg Group)于1847年由J.C. 雅各布森先生创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啤酒企业之一,拥有超过41,000名员工,产品遍布全球150多个市场,有包括啤酒和其他饮料品牌在内的丰富产品系列。然而每年销售数十亿的啤酒,会在以下的几个环节对环境产生大量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例如啤酒原材料的农业生产过程、啤酒的酿造过程以及酒品饮料瓶及罐子的制造、回收过程。

在过去十年中,嘉士伯集团在减少其整个运营及供应链的负面影响方面取得了良好的进展。然而,鉴于目前全球面临的巨大挑战,嘉士伯认识到必须进一步加强行动以实现联合国在全球范围内商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及《巴黎协定》。因此,嘉士伯集团提出了“共同迈向零目标”的倡议,旨在通过“零碳足迹”、“零水浪费”、“非理性饮酒零目标”及“零事故文化”等四个方面实现集团在2022年到2030年期间的雄心和目标。

为了制定以上目标并确保相应的可行性,嘉士伯集团希望能够与经验丰富的相关伙伴合作以获得更多技术支持及实用性指导。选择英国碳信托是为了更好地支持嘉士伯集团在气候变化问题、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公共事务管理以及供应链团队等方面的长足发展。为了帮助嘉士伯集团确立可实现且符合气候科学要求的目标,首先,碳信托确保了企业能准确测量出其整个价值链端到端的碳足迹,同时结合了整个供应链的排放以及下游客户对产品的使用及处置所产生的碳足迹。其次,碳信托帮助嘉士伯集团确定了灵活适用且可实现的减排目标,这需要与气候科学所要求的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不超过2℃的目标相吻合。最后,碳信托帮助制定了一份具体的路线图,详细阐述了如何实现以上提及的这些目标。

 

测量价值链的碳足迹

为嘉士伯集团制定最新的气候变化雄心策略的关键性第一步是测算企业的全球碳足迹。这是因为准确地测量碳排放量能够推动企业成功减少排放。通过确定排放热点可以针对低效率的领域采取行动,或者寻求创新型的产品和业务模式来减少相关的负面影响。同时,准确的测量还提供了可以跟踪减排进度的基线,以帮助了解哪些活动最有成效。碳信托通过开发数据库、排放量计算器以及商业智能仪表盘等多种方式来支持嘉士伯集团洞悉数据所蕴含的信息。

根据GHG Protocol,企业温室气体排放量可以分为以下三个范围:范围1是直接温室气体排放,范围2是用于购买电力、热力或蒸汽的排放,范围3则涵盖了可能由企业相关活动引起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包括供应链等领域的广泛影响。测量价值链的碳足迹过程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是量化范围3的排放,因为这需要更多地使用基于二手数据的估计和假设,用于了解在业务的上下游的多个步骤所产生的全部影响。

凭借着在多个经济部门和地区的排放测量经验,碳信托以其世界领先的专业知识为嘉士伯集团提供相应的支持。尤为重要的是了解在全球市场中不同产品在各生命周期阶段的碳排放量,包括从原材料的生产到最终包装的处理。碳信托开发的工具让嘉士伯集团能够了解其总体碳足迹以及每百升啤酒酿造所产生的碳排量,从而帮助企业确定其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产生的环境影响并努力朝着减排的方向做出贡献。

设立科学碳目标

碳信托下一阶段的工作是支持企业制定相关的科学碳目标(Science-based Target)。核心在于帮助确定嘉士伯集团的运营减排目标完全符合将全球变暖保持在工业化前水平2℃以下的需要。

嘉士伯集团目前的承诺是到2030年实现其啤酒厂的净零温室气体排放,这将使该企业的范围1和范围2的排放总量比2015年减少92%。这一目标超出了2℃阈值所需的减排水平,并且达到了《巴黎协定》所承载的更高目标。碳信托是科学碳目标倡议技术咨询小组的成员,通过与多个部门的客户紧密合作为其设定符合方法论的科学碳目标。这一经验被用于调整嘉士伯内部的集团目标和指标,以确保该公司所制定的目标超过了所需的碳减排水平。

为了使这一目标在下一阶段得到科学碳目标倡议的认可,嘉士伯还需要进一步衡量并实施减少范围3排放的目标。为此,公司承诺到2030年将其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每瓶啤酒的(beer-in-hand)价值链碳足迹减少30%;同样以2015年为基准年,到2022年中期目标达到15%。碳信托前期对于嘉士伯集团价值链碳足迹的成功测算,促成了这一目标实现的可能。这对今后潜在的供应商和客户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同时也为企业设定灵活且可实现的科学碳目标奠定了衡量基准和智能商业的基础。

 

碳信托已经为世界上来自多个国家多个行业的30多家领先企业设定科学碳目标提供了咨询服务,为这些企业提升了品牌形象,重塑企业应对气候变化战略,并在低碳经济中赢得先机。

*本文由实习研究助理冯婕茹,收集编译。

 

返回顶部